汉中一危房改造拖欠700多万工程款 讨要5年要一半

来源:华商网 作者:周金柱 通讯员 张映伟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05
摘要:五年了,700多万元工程款要回了不到一半,承包西乡县城北街道办事处危房改造和房屋靓化美化工程的四名包工头发愁不已:农民工年年讨薪,街办一年推一年,他们已多次贷款兑付,再也贷不来钱,这又到了年关。 讨要工程款五年 街办仍拖欠390余万元 近日,来自西

       五年了,700多万元工程款要回了不到一半,承包西乡县城北街道办事处危房改造和房屋靓化美化工程的四名包工头发愁不已:农民工年年讨薪,街办一年推一年,他们已多次贷款兑付,再也贷不来钱,这又到了年关。

汉中一危房改造拖欠700多万工程款 讨要5年要一半

讨要工程款五年

街办仍拖欠390余万元

       近日,来自西乡县的4名包工头苦不堪言,又到年关,数十名农民工又赶到家里讨薪,而他们却再也贷不来钱给他们兑付工资。

       家住西乡县的包工头黄先生说,2012年6月,他从西乡县城北街道办事处承包了250余万元的工程,主要负责城北街道办事处下辖葛石村、和平村和莲花村危房改造以及房屋靓化美化工程。2013年10月,他就完工交付,并通过了验收。

      “合同说明,工程款由我们承包方先行垫资,完工验收后一个月内,街办就将工程款打给我们,但今年都过去五年了,工程款并没有结清。”黄先生说。而据他所知,加上他,共有4名包工头同时承包了该项工程。

       同是承包该工程的葛先生说,他承包的是和平村危房改造项目,街办还欠下19万多元始终没兑付。此外,他还承包了2015年给城北街道办莲花村修路的项目,目前也欠下31万元未给。

      “每年快过年时,给我干活的工人就会来找我要钱,而我就找城北街道办结欠款,街道办一年给个10万,一年给个5万,反正就说没钱,也不是不给,就是一点一点地给支付。”

       葛先生说,迫于无奈,他只能向银行贷款,将农民工工资兑付了一半,还剩下一般没给兑付,“每年过年都不得安宁,工人干了活,要工资天经地义,但我实在拿不出来,都不敢在家里过年,还要东躲西藏的。”

       而除了黄先生和葛先生之外,承包该项工程的还有西乡县的陈先生和史先生。而他们4人共计承包的工程款总计有700多万元。1月31日,他们通过与城北街道办财政所对账,目前还被拖欠了390多万元,也就是说五年要了不到一半。

合同约定一年内结清

讨不到欠款只好贷款兑付工资

       2月1日,根据陈先生提供的一份合同显示,关于付款方式明确说明:本次工程由施工企业全额垫资,工程结束经双方共同验收合格及项目资金到位后一个月内拨付工程总价的80%,剩下20%一年内付清。

       陈先生无奈地说,合同白纸黑字说的倒好,但他们承包的工程都是城北街道办事处下边几个村的工程,钱都是由城北街道办统一兑付,现在干活的工人每年找他们包工的讨薪,而他们只好又找政府催款。

      “工人要的急了,我们也没办法,只好去银行贷款给农民工支付部分工资,剩下的就指望政府将剩下的工程款兑付。”黄先生说。

       而曾给黄先生干过活的武师傅说,2013年葛石村搞危房改造,他和其他两个工友承包了近3万元的活,工程在当年就做完了,但现在黄先生还欠下他们1万多元没给,“每年我找他要,他都说政府没给他也没有,1万多元对他们做老板的倒没啥,可对我们靠力气挣钱的人来说,那是血汗钱。”

       而曾给葛先生干过活的黄师傅说,城北街道办下边三个村的危房改造项目早在2013年10份都全部完工了,也通过了验收,可至今葛先生还欠下自己18000多元始终未给,目前家里还要供孩子上学,可欠下的工资却一直要不来。

       黄先生等对华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四个包工头向银行借贷大约150万元(葛先生60万,陈先生30万,史先生20万,黄先生40万),目前还欠工人工资200多万元。而施工时,共有100多农民工给他们四人干活。

城北街办:

确实欠钱,正在报批

       1月30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了西乡县城北街道办党工委书记周化敏,他说,拖欠黄先生等四名包工头的工程款一事确实存在,并承诺尽快解决。而当问起具体何时解决时,对方称他在开会,要记者去街道办找副主任邓永兵了解此事。

       随后,华商报记者又来到了西乡县城北街道办事处,该街办副主任邓永兵坦言,他是2017年2月份才到街道办工作,街道办欠工程款一事,他表示知道,但具体欠多少他也不知道,“欠钱我们承认,我们也一直在解决,他们每年来讨薪,我们每年也会解决一部分。”

      “作为政府欠款不能不给,目前正在让各包工头整理欠农民工工资的花名册,然后和镇财政所一核对,报县上审批,等审批后统一兑付。”邓永兵说,具体账目要街道办财政所核算,对一对之前给支付了多少,还欠下多少,县上给拨过来。

       当华商报记者询问为何合同约定工程结束一年内兑付工程款,但现在过去五年了仍未兑付时,邓永兵表示,他将会向街办领导汇报,之后对此事做出回复。然而截止发稿,西乡县街道办并未就此事做出回复。华商记者 周金柱 通讯员 张映伟

责任编辑:丽丽

Copyright © 2002-2017 汉中时空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多米互动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