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来源:西部网 作者:秩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28
摘要:七岁起做藤编,二十四岁走出家乡为藤编找市场,三十六岁注册企业,四十三岁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四十六岁帮扶3个自然村112户贫困家庭,实现年销售4200多万……这就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汉中藤编技艺传承人,今年四十七岁的陈良顺的人生轨迹。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出品丨西部网文化传媒工作室

七岁起做藤编,二十四岁走出家乡为藤编找市场,三十六岁注册企业,四十三岁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四十六岁帮扶3个自然村112户贫困家庭,实现年销售4200多万……这就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汉中藤编技艺传承人,今年四十七岁的陈良顺的人生轨迹。

和很多非遗技艺“叫好不叫座”、苦于没有年轻人传承的现状不同,这些年陈良顺走的每一步,都是对古老藤编技艺的功能性以及市场需求的挖掘,“老百姓就是顾客,他对你的产品有需求,我们才能活下去。年轻人看到前景愿意来学,这门技艺才能真正传承下去。”陈良顺说。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七岁起,陈良顺的人生就和一根根青藤紧紧缠绕在一起。现在不太忙的时候,他还会上手和工厂里的师傅们一起做藤编。“一把藤椅,坐得越久,就越贴合人的身形和弧度。做一把好的藤椅,实际上是一种工匠精神的体现。”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这个位于汉中市南郑区黄官镇的院子就是陈良顺的藤编工厂,每天各式各样的藤编制品从这里销往全国各地,一进门就能看到院子里堆满了早已预售出去的各类产品。除了传统的藤椅外,藤编吊灯、藤编手提箱等各种设计新颖的产品都迎合了现在年轻人的消费喜好。“小时候跟着家里大人做藤编,那会儿做得最多的就是藤椅。好像我们这里的人生来就会做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做藤编是一个简单、平凡的事情,随手就会,看到产品图片就能做。”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1995年,陈良顺的家庭作坊初具规模,但那时的主要销路就是附近的村镇、集市。脑子活络的他决定做些改变,带着产品,陈良顺开始在省内跑市场,西安、宝鸡、渭南,他四处推销自家的藤制品,不断拓宽销路。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顺应时代发展,2007年,陈良顺注册了良顺藤编发展有限公司,开始企业化的管理运营。如今,他的企业已经发展出了家具、装饰、旅游三大系列共计100多个品种的藤编制品。各式各样风格清新的小篮子、小筐子都深受年轻人的喜爱。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2015年,陈良顺开始逐步尝试在电商平台上拓展藤编产品在网上的销路。在渭南师范学院学习市场营销的儿子陈凌凯,尽管未从父亲手中接过藤编技艺,却运用所学全面负责起自家藤编的电商业务。通过两年的发展,陈凌凯搭建了自己的销售小团队,“良顺藤编”在淘宝、京东、阿里等电商平台纷纷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店铺,前年刚刚起步卖了十来万,到去年线上销售额已经突破八十多万。“学校要求的毕业实践销售额是10万,他早就超额完成咯。”陈良顺无不欣慰地说。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去年7月4日开始,每天光扇子就新增订单1000多个,我急得整晚睡不着。这都是手工一个一个编织出来的啊,我特别发愁产量跟不上的问题,到最后总共卖了四万多把。今年我们会提前准备,销量估计在十万把左右。”陈良顺说。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在汉中市南郑区黄官镇,老陈是个“名人”,大家都知道他的良顺藤编。这不仅因为老陈生意做得红火,出品的藤制品精美实用,更是因为他把当地古老的藤编技艺传承发扬,为藤编产品闯出一条路,带领着当地老百姓一起致富。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手艺好时间富裕的村民可以来老陈的厂里做工,藤椅藤桌沙发箱包,通通都可以做。时间不那么充足,也可以拿着青藤回家编些蒲扇,送到老陈的厂里来计件挣钱。目前,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入社农户1862户,培养熟练工1200多人,附近3个自然村112户贫困家庭也有了基本的经济来源。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藤制品编织的主要用料是青藤和木竹,一件藤制品要经历制作藤编骨架、造型编织、打磨、上漆四大流程。同时藤编的技法上又分为常用技法和花样技法。常用的编织法有编辫、平编、绞编、串接、串连、缠扣、盘结编花等。花样编织法有疏编、疏细结合编、破经编、浸色编、立体编、胡椒眼空花编等上百种之多。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2014年,陈良顺在工厂的基础上建立了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汉中藤编技艺”传承基地,免费传习藤编技艺,目前已有285人顺利出师。不仅如此,他还通过和“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合作,帮助贫困家庭的女性掌握编织技巧,尽快脱贫致富。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陈良顺安排了38名残疾人在工厂里工作,67名残疾人在家中作业。可以说,如今的他已经找到了技艺传承和帮助困难群众的平衡点,企业日益做大,陈良顺的客人也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有位台湾的顾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买几样东西。我猜想他应该是作为礼物送给朋友了。”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陈良顺说,尽管现在自己做得是企业,但是藤编这项技艺仍旧让他感到快乐。“为啥不干?干才快乐!”陈良顺说,在他看来藤与藤的交织,传递的是当地人的爱好和情感。“我喜欢藤编,我要把它传承下去。但是年轻人不愿意学,觉得费工费时还得不到什么。我把市场拓开,比如我们这有个小伙子,上个月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到了9000,你说年轻人学不学?”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曾有一位陕西师范大学的教授在陈良顺这里一口气购买了三把藤椅,“老教授以前有一把坐得发亮的青藤椅,退休后他去了北京生活,在北京遍寻不得,后来经人介绍联系到了我,他要求就是要最老式的那种藤椅,我们做出来后他一次买了三把。”陈良顺说,“老教授当时就给我们说现在能买到就十分难能可贵了,和他的老藤椅一模一样。”在陈良顺眼里,这就是藤条所蕴含的“人性”。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在陈凌凯的努力下,厂里接入了两家物流的后台。每天下午四五点,陈良顺、陈凌凯父子俩都要和工人一起装卸当天下单的产品,运送到物流站点去。1995年出生的陈凌凯尽管还没有走出校园,却已经开始了最生动的实践。父子二人线下线上分工有序,“良顺藤编”的营业额稳步增长。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在陈良顺的家里,没有几样家具是买来的,从沙发、床、柜子,到果盒、收纳箱、纸巾盒,“这些我们都可以做嘛,沙发电视柜椅子这些,都是厂里自己做的,也没任何味道。”除了藤编,陈良顺的厂里也会有一些棕编的制品,家里的床垫就是自制的棕垫。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陈良顺说,他有个心愿,希望能和主管部门或者学校取得联系,看能否为藤编技艺制定专门的标准教材,“藤编技艺现在还没一个标准,我会的这些技法,现在做没问题,可是只有制定了教材,以后才能更好地传承和保护。”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据陈良顺了解,像羌绣、苗绣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有教材的,他希望在多方的努力下,为藤编也制定一套这样的准则,将巴山人口耳相传世代相承的藤编技艺系统地记录,“这样不论多少年过去了,后人还是可以知道,我们的藤编是多么神奇。有了教材,大家学习藤编也会更加容易。”

陕西守艺人丨他把古老的藤编一年卖了4000万

“现在我有这个能力,我就尽力而为。好好做藤编,尽力帮助乡亲们。即使有天我落难了,我还有我的藤编和这些我帮助过的人。”陈良顺由衷地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价值,我的价值就是做好每一把藤椅,不忘初心,把藤编技艺发扬光大。”一根小小的藤,传承着巴山地区世代相传的古老藤编技法,也为陈良顺和乡亲们带来了的幸福生活。

责任编辑:丽丽

Copyright © 2002-2017 汉中时空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多米互动

电脑版 | 移动版